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AI资讯 1年前 (2021) AI痴女
694 0 0

2018 年 11 月,谷歌成立了健康部门 Google Health,并一直是其重要产品部门。但随着该部门的解散,谷歌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布局可能要做出改变了。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近日,谷歌健康部门 Google Health 遭遇重大变故。
该部门负责人大卫 · 范伯格(David Feinberg)宣布将于 9 月 1 日离职,并于 10 月 1 日起担任美国最大电子健康记录服务提供商之一 Cerner 的 CEO 兼总裁。之后,谷歌也决定解散 Google Health。
大卫 · 范伯格在其推特上表示:「很荣幸在 Google Health 工作,从团队中学到了很多,期望他们能够继续自己变革性的工作。」
他的「下家」Cerner 也对大卫 · 范伯格担任 CEO 兼总裁表示衷心地欢迎。Cerner 宣布,大卫 · 范伯格还将担任公司董事会成员。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Google Health 也对大卫 · 范伯格过去几年的领导工作表示感谢,并承诺将继续致力于实现「帮助人们过上健康生活」这一目标。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Google Health 解散后,项目和团队将何去何从呢?
根据大卫 · 范伯格的上级主管、谷歌 AI 研究机构负责人 Jeff Dean 发送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Google Health 的各个项目和团队将分流至谷歌的不同部门,具体如下:
  • 谷歌首席医疗官 Karen DeSalvo(领导「监管与临床事务团队」)直接向谷歌首席法务官 Kent Walker 汇报工作;
  • Google Health 的临床医生团队(为医生构建更方便搜索健康记录的工具)直接向 Jeff Dean 汇报工作;
  • 专注于医疗影像等项目的 AI 团队直接向搜索与 AI 副总裁 Yossi Matias 汇报工作。
不过,Google Health 的关闭并不意味着谷歌在医疗健康领域探索的结束。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还有另外两家专注于医疗健康的部门——Calico 和 Verily 生命科学子公司,它们将在 Google Health 关闭之后继续运营。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从摸爬前进到最终解散,Google Health 经历了啥?
Google Health 成立于 2018 年 11 月,合并了 DeepMind 旗下的健康部门 DeepMind Health 和负责推进「Streams」(帮助医生更快识别和诊断患者病情的移动 APP)的团队。彼时,医疗大咖、盖辛格医疗中心 CEO 大卫 · 范伯格博士成为了 Google Health 的负责人。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图源:Business Insider。
不过,遗憾的是,自成立以来,Google Health 并未取得显著的进展。
比如,2020 年 4 月,Google Health 宣布与苹果公司联手开发 COVID-19 接触者追踪技术,意在创建一款最先进的接触者追踪 APP。但结果是,尽管这款 APP 对美国手机用户免费开放使用,但并没有对接触者追踪工作产生太大的影响。
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图源:路透社。
此外,Google Health 还曾被指控将数百万用户的个人健康信息置于危险之中,并由此遭到了猛烈抨击。
截至今年 3 月,Google Health 共拥有约 700 名员工,从事研究、成像、临床工具和健康传感器等方面的工作。
今年 6 月 ,Google Health 迎来了一次大的重组,大约有 130 名员工被转移至其他部门。当时,根据谷歌员工爆料以及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Google Health 的员工数量削减至了约 570 人,减少了约 20%。其中,部分员工被转移到搜索和 Fitbit 部门。
如今,随着负责人的离职以及各个项目与团队的调整,Google Health 也「走到了尽头」。
不止谷歌,其他科技巨头在健康领域也纷纷折戟
谷歌拆解健康技术部门的这一行为,对处于医疗行业的大型科技公司意味着什么?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拥有制造医疗保健产品的技术力量和能力,但是他们也在重塑健康科技品牌。
这些年,微软、IBM、Facebook 等诸多科技巨头的医疗健康项目似乎也发展得并不顺利。
微软曾尝试个人健康记录业务,但最终失败。在 2007、2008 年左右,随着智能手环、手表等设备进入市场,很多 IT 厂商都对个人健康服务抱有重大希望,他们希望通过个人健康信息记录配合检测设备数据来提供一个更加个性化的健康服务。在这时,微软于 2007 年推出 HealthVault 个人健康信息管理服务应用,但由于采用率低,该项目最终在 2019 年被搁置。
此前也有报道称 IBM 早在今年 2 月份就在考虑出售沃森健康业务。据了解 IBM 沃森健康业务的年收入约为 10 亿美元,但目前尚未盈利。在此之前,该公司在 2018 年 7 月的内部测试阶段为假想的癌症患者提供了错误的治疗方案,并因需求疲软而在 2018 年难以留住主要医院客户,因此多年来一直受到抨击。
Facebook 的数字健康尝试也没有取得多大进展。Facebook 推出了一种预防性健康(preventative health)工具,甚至与一些美国顶级医院进行合作,以帮助进行人工智能驱动的医疗研究,但由于剑桥分析丑闻和媒体对隐私问题的强烈反对,也影响了其发展。
仿佛科技巨头押注健康领域纷纷折戟,这在很大程度上可归因为信任问题:这些科技巨头已经对数据共享给消费者带来的隐私安全进行了评估。未来,由于医疗保健将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因此对于大型科技公司来说,隐私安全可能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56% 的消费者表示,他们不会相信科技公司会将他们的健康信息进行保密。
版权声明:AI痴女 发表于 2021年8月23日 下午1:06。
转载请注明:谷歌解散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 | AINav.net

相关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